北京女子疑"出国避避"被困海上 船上8人检测呈阳性


我们出台了一系列措施,为疫情防控、复工复产、实体经济发展提供了精准金融服务。一是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金融市场开市以后提供了1.7万亿元的短期流动性。在年初我们全面降准0.5个百分点释放8000亿元的基础上,3月份我们定向降准释放了5500亿元长期资金,用于发放普惠领域的贷款。二是提供再贷款再贴现精准支持,设立3000亿元防疫专项再贷款,一半以上投向中小微企业。财政贴息以后,小微企业负担的利息成本低于1.3%。除了3000亿元,我们还新增再贷款再贴现额度5000亿元,下调支农支小再贷款利率0.25个百分点,由原来的2.75%调成2.5%,央行运用低成本的普惠性资金支持重点领域中小微企业复工复产。三是引导贷款利率下行,3月30日公开市场操作逆回购操作中标利率再次下降20个基点,今年以来累计下降了30个基点。四是统筹发挥金融系统合力,督促国有大型银行加大支持普惠小微企业,落实好政策性银行专项信贷支持,引导地方法人银行服务好基层,加大逆周期调节。

还有新增的1万亿元再贷款再贴现,国务院88次会议前几天刚定的。我们考虑出发点是跟实体经济恢复情况进行衔接,另外和前期出台的3000亿元、5000亿元政策进行衔接,避免出现断档。政策的含义是人民银行通过再贷款再贴现工具,向中小银行提供低成本的资金支持。人民银行给中小银行再贷款成本和前面5000亿元一样,还是2.5%低成本资金支持。这样可以降低中小银行的负债成本,中小银行的负债成本降低了,也相应提高了向中小微企业让利的空间。这次新增加的1万亿元再贷款再贴现,我们会要求中小银行以优惠的利率向中小微企业发放贷款,没有规定利率。5000亿元再贷款规定最高是4.55%。这次我们是鼓励低利率向小企业贷款,但是没有限制。我们也有办法,比如我们通过奖励性考核引导中小银行降低对中小微企业的贷款利率。这个政策没有财政贴息,但是从前面5000亿元再贷款再贴现的使用情况看,虽然中央财政没有贴息,但是很多地方财政都进行了补贴,所以我们也希望地方政府对1万亿元的再贷款再贴现提供利息补贴,企业实际拿到的利率也会比较优惠。什么时候实施?我们现在就开始策划,5000亿元用完了就可以干,具体的政策很快就会出台。谢谢。

各位记者朋友大家好。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全国人民众志成城,国内疫情防控向好形势持续巩固,企业复工复产积极有序推进,经济社会秩序加快恢复。当前,境外疫情呈现加速扩散和蔓延态势,全球经济衰退风险明显上升,我国经济社会发展面临外部冲击。

从去年8月份开始,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已经下降了26个基点,这导致了银行利差的压缩,一些银行呼吁降低存款基准利率,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这次疫情对产业链造成了很大的冲击,我们想请问一下,在支持产业链协同复工复产方面,银保监会还有哪些考虑?谢谢。

三是优化股权结构。严格审核股东资质,强化对股东特别是实际控制人“穿透式”管理,规范股东行为,依法整治违规占用银行资金、非法获取银行股权、股权代持以及使用不正当手段操纵银行经营管理的行为。最近我们也查处了一些中小机构股权管理不到位的问题,坚决清退问题股东,严格依法采取监管措施。此外,我们还开展了股权集中托管,对股权质押、变更和增资行为严肃作出了规范,切实防范内部人或者一些大股东违法把银行金融机构当成提款机。

您好,我是来自彭博社的记者。我的问题是提给刘行长的。您刚才提到了银行系统的稳定性,根据中国人民银行2019年发布的金融稳定报告,当时做了一个压力测试,在GDP增速小于4.1%的情况下,17家大银行在测试中都没有获得成功,同时有180多家大银行的流动性测试也失败了,今年GDP的增速预计为3.1%,远小于去年4.1%最差的情况,您如何看待银行的表现,是否会进行新的压力测试?谢谢。

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再提前下达一批地方政府专项债券的额度,是应对经济下行的举措,也是为应对疫情的一项措施。在更好发挥专项债券作用的同时,要防范风险,我们也是把这个工作作为一个重要方面来做。发挥作用、防范风险,主要从四个方面考虑:

我有两个问题,第一是目前我国政府债务水平如何?第二当前国际市场动荡、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中小银行抵御风险能力较弱,请问银保监会在中小银行深化改革、防范风险方面会采取哪些措施?谢谢。

六是坚持分类施策。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不搞“一刀切”,实行一地一策、一行一策,区分轻重缓急,把握好力度和节奏,对少数高风险机构精准拆弹。